当佛母明妃好吗?看前密宗女行者忠告

作者:杳然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0360338/answer/17558225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密宗那么邪恶,双身修法,牺牲女性的身体,吸取明妃的精气神,控制明妃的身体以及思想,偷取他们的福报,可怕的是竟然还有那么多人自己送上门去当明妃,觉得成为明妃是无上光荣,真的太可怕了,大家醒醒吧,多了解密宗的可怕,不要把自己葬送在那些人的手里,一旦进去想要出来就太难了。被灌顶和双修的明妃,不仅生前主宰不了自己的身体,甚至死后连灵体都是喇嘛们的点心,真是太难过了,希望大家冷静一点多多思考一下,哪怕您不信我的话或者比较迷惑,那就什么都不信,什么都不去修,不学这些假法,当个普通人也好啊。
       女孩们,保护好自己,远离披着袈裟的狼师! 西藏密宗极擅包装,声称自己是显教菩萨乘和密教金刚乘合二为一的教派,是最殊胜、最伟大的佛法。西藏密宗以〝无上瑜伽男女双修〈性交〉〞为最快成佛的修行,利用一般人对佛菩萨的尊敬来骗财骗色,利用佛法的名义来包裹淫欲的内馅,让人防不胜防! 在大法师们的推波助澜下,显教早已有众多法师在修学密宗,号称显密双修。显教法师一旦学了密宗,就跟喇嘛们一样危险,也会找女性信徒双修,这种通过以蹂躏妇女为手段来登上佛座的卑鄙下流行为,完全违背真正的佛教精神,清净离欲是佛教出家众的根本大戒。 女孩们,请不要单独跟你的男性上师(或法师)在一起,不要随意喝他们给你的饮料食物,不要把你们的头发、指甲、照片、衣物或生辰八字交给这些狼师们,以免被人下降头邪法。佛母明妃铜像  (转载)**【略说密宗双修明妃的下场】** 作者:Kc Wang
        写这篇短文时,心里抱着沉痛的心情在写,我对于每一位因为被密宗诱骗成功去当明妃的受害者来说,心中总是非常难过,希望这篇文章不会让妳成为下一位受害者。 各位对密宗了解有限,所以不知道喇嘛搞双修的问题有多么严重,各位大概只能想象到女性被强暴,大不了加上怀孕或得梅毒而已。所以往往把这个明妃当作是自己太笨才会上喇嘛的当,或是自己太犯贱与喇嘛臭味相投爱玩性游戏。
   但是切记:在性观念上面,毕竟东方女性不同于西方女性。更何况她们也是基于想急着证道成佛才会落入喇嘛教的圈套里。因此,请不要把明妃当作是A片的女主角看待,她们的处境是相当的不人道。 另外,对于一个很年轻又没有性经验的女童来说,要去面对一个强壮的喇嘛又擅于双修持久不泄的喇嘛而言,这女童大概只要被喇嘛玩一次就差不多半条命去矣,如果是每天长时期的双修,又还要被其它喇嘛轮暴,那必然不久会死于非命。楞严经讲到「肝脑枯竭」就是这个道理。至于女童因为没有性经验,生理结构无法承受长期间的性交,大都是下体大量流血不止而亡。 但这对于喇嘛追求「即身成佛」而言,牺牲明妃的生命是必要的,这在许多有名的喇嘛来说,他们闭关的地方往往后山会有一块坟地专门埋葬这些明妃的尸体。
       不论这个明妃女人的身体多健康,但只要被懂得采阴补阳的喇嘛双修过,没多久就会耗尽元气。不是病死就是暴毙而亡,有些甚至一个晚上就被操死掉。 记得以前大陆有一位师兄在学正法以前曾经在密宗道场学密法,在陈健民的道场里修行,他曾参观过陈健民上师的闭关处,后山就有一块地专门埋葬被骗来当明妃的女信徒,大约一段时间就会埋掉一个明妃。 当然也不会有人去通知她们的父母亲人来收尸。所以她们的尸骨就永远埋在这个荒山野岭上的一座孤愤,没有石碑或是刻上一段感人的墓志铭,来纪念她们的牺牲。尤其是远离繁华的都巿,在穷乡僻壤的荒山野岭上,死一个人就像是死掉一条狗一样的简单,不会引人注意。
       尤其是在早年达赖十四世统治的时代,西藏发生这样的事是很平常的,只要农奴还不起高利贷,就要拿农奴的女儿抵债。最后这女儿送去喇嘛庙里下落不明,也没人知道她的下场如何?各位有空可以去找来「阿姐鼓」的歌词来看看,就知道为什么叫做阿姐鼓?一个寻找自己姐姐下落不明的一首与西藏有关的歌。 但是现在的西藏因为被中国解放后,现在的西藏喇嘛不敢明目张胆的干,但是还是会暗中的搞。在西藏或四川旅游的内地人士或是台湾香港的旅客,偶而会有女性晚上被当地人绑走失踪的事情。而四川色达附近旅游的外地人或外国人,也常会被当地的旅馆工作人员警告,晚上入夜不要在外游荡,因为晚上会有喇嘛成群结队的在绑架外地女性游客,目的为何?用膝盖想就知道。
       因为是外地游客,所以警方也无从查起,往往就不了了之。我曾经看过一位香港女游客现身告白她在西藏旅游差一点被绑走的故事。当然啦,因为信奉密宗的外地女性游客失踪的事经是平常的事。家人往往以为自己的女儿可能在西藏出家去了,不会想到她自己的女儿已经成为喇嘛的明妃或是的一坏土丘孤坟? 以上这些事情很可能是延续西藏的一个特定节日传统习俗,那个节日一到,喇嘛们被寺庙放出来,可以肆处在外抓当地的女性回寺庙里强奸。 。。。。。。 所以喇嘛教的双修明妃问题不仅仅是怀孕丶性病或被禁个失去自由这么简单,这还包括了上述所谓的「诱拐良家妇女」丶「奸杀」的刑案,或是最后被当作是宗教仪式的「献祭品」,也就是被「谋杀」掉,而这尸体也会被回收再利用,将尸骨做成为密宗法器--人皮阿姐鼓丶刚令(骨笛)或者是嘎巴拉(头盖骨碗)丶人骨念珠。   或许会有人疑惑:为什么要用年轻女人的骨头做法器?答:因为尚未生育的年轻女子的骨头洁白又坚固,如果长时间把骨制法器盘在手上把玩一年,它吸收了人体的油脂,还会让骨材法器变得很温润光亮,让法器在巿场上有不错的价格。学过密宗的人,大都搜藏过人骨念珠,只是这骨头是从哪里来的?是人的还是动物的?这就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这骨头的主人怨气不会消失,会跟着你一辈子。 
 
作者:学做菩萨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0360338/answer/176696696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是来自天涯论坛-国学明道的帖子,
  一个前密宗女行者对想学密法女佛教徒的忠告   
(密宗喇嘛就像一只有毒的大蜘蛛)   我觉得,佛法八万四千种,适合自己的是最好的;密教也好,禅宗也罢,各人选择自己认为是对的就好了。(版按:此后有评论)
  密宗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个人意见,汉族男信徒学习密宗绝对是值得赞叹的好事一桩,不过,汉族女信徒最好不要学习密教,最现实的问题:如果你的上师要求你跟他双修,你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有两三个上师的信徒很正常,如果这两三个上师同时跟你提出双修的事情,你又怎么选择啊?我们都知道,密宗的传法是师徒之间单独教授的,对于女性教徒来讲,你不跟上师双修,那你又能学到什么呢?
  我曾经当了七年多密宗教徒,严格的说应该不算吧:因为我坚决不拜任何一个上师,最后干脆改信禅宗了,最大原因也是在此。名-利-色!这是全世界华人做业务最重要的工具,我自己,也偶尔会安排客户进相关(色情)场所,然后自己就赶紧走人了;所以会经常有这样的想法:如果跟上师双修,那女性教徒跟三陪小姐有什么区别?三陪小姐是用自己的身体赚钱,女性教徒是用自己的身体成「佛」!当然,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这仅只是一个女性佛教徒的想法,或许不成熟,不过,是我自己的做人和识人底线。
  再说点实际的,身为男人,楼上的师兄或许不会像我这样感同身受:很多女性教徒因为跟上师双修,由此离婚的太多了,想想看那些老公们如何可以接受这样的妻子?单身的女性,更会被认定为水性杨花之辈,她们又如何在这个社会生存?
  我去过太多的藏地,看到藏族的女子,特别是未婚女性,大多在性观念上是很开放的,不知道是不是跟藏族直接从奴隶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有关呢?大家学习过历史也都知道,奴隶社会本来就没有男女道德观念的说法。也许在她们看来,跟上师双修、跟多少个上师,真的无所谓,只要当时情投意合就行了,没有任何道德观念的约束和制约,已婚的也不会觉得对老公对家庭有什么愧疚,更不会考虑爱滋之类的问题;甚至藏族未婚女子看上的汉人,会被直接抢帐篷的,我有个表兄在阿坝藏区当狱警,因为长得很白净,经常有藏族女子找到监狱来:阿坝的藏女特爱斯文清秀的汉族男子,以至于七八年前他独自上街不仅要带枪,还得约上几个同事,最怕被抢帐篷之后,找正经的汉族媳妇在当地就没戏了:这几年这种情况好多了,也是藏区社会进步了吧。
  其实网上对密教的争论,最多的还是在男女双修上,很多人担心由此让纯洁的爱情和家庭破裂、道德沦陷、社会风气败坏、一夜情、艾滋病泛滥之类的。
  不过,悲天悯人是没用的,做好自己就行了,个人意见。
  评论:   文章作者的佛法知见虽然严重错谬(彼认同藏传佛教是佛法),但就其在世间法的现实面及道德上,作者并非住在象牙塔内、不食人间烟火。 从文章可以看出,藏密确实有男女双身修法,深入研究藏密经典后,就会发现男女双身法是其核心,标榜为最高层次的法(无上瑜伽),而密宗行人一旦入门(把七圣财之中的信、戒、惭、愧等都漏失完,慢心膨胀),就会冲着这个最高最快的双身法而去,造下地狱重罪! 最后遭遇骗财骗色,而「即身成佛」的目标又未达成,再回头想好好学佛时,因为之前熏习的慢心,贪心余习仍在,很难和出世解脱的佛法相应。
  老衲当兵时,营长常说一句话:「浪子回头金不换,浪女回头全身烂。」虽然此话有贬抑女性的成份,但若从现实面来权衡,如果一个男人流连于灯红酒绿场所,有一天他厌倦了,别人还是会赞叹他回头是金不换,甚至有女人愿意嫁他。 但是如果一个女人不管是否因为年轻不懂事爱玩乐,还是家穷被父母卖入妓女户,如果这个女人十几年后赎回卖身契,想就此改嫁从良,可是有哪一个男人愿意当现成的「王八乌龟」?这就是社会的现实--「浪女回头全身烂」。
  所以,恳切劝请初接触密宗的佛弟子们,千万不要好奇,贪快求易,一入密宗难回头,回头也失多劫善根。尤其是女性,当妳入拜了密宗上师以后,总有一天要面对上师对妳提出「男女双修」的要求!甚至要与上师暗通款曲,成为永远不能公开的秘密?更有甚者,这不能公开的秘密,最终会被上师拿来威胁妳不得离开的手段?那妳将永远成为金刚上师的性奴隶(浪女)。等到有一天,东窗事发了~届时妳的男友,或是妳的丈夫、儿女,岳父母、邻居们渐渐知情,丈夫知道自己当了「王八乌龟」,必然要闹家庭革命时,妳再来怨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还是以泪洗面怨自己是「歹命人」?其实妳只是个受害者,是被密宗邪见所洗脑。所以佛经中讲十不善业中,以邪见为最重。西藏密宗的邪见害人,把恶法当作善法来修,也颠倒了人生的正确价值观,要等到真正历经惨痛教训时,届时已家破人亡,悔不当初!
  学佛先做人,若违人伦理,绝非正修行,行善积福德,永远念三宝,因缘成熟时,善知识现前。如何判别善知识?持戒精严是必须的标准。所有藏密喇嘛或自己修行男女双身法,或赞叹男女双身法(无上殊胜等),早已违犯五戒,十戒,比丘(尼)戒,更不用说菩萨戒,如此破戒之人,复不忏悔,岂能为佛弟子之善知识?   祈请一切佛弟子于此深思,远离藏密邪见,及恶友(藏密行者)、恶知识(藏密喇嘛)!
 
 
再向有缘人推荐一部由苏格兰哲学家在遭遇西藏密宗上师荼毒、最终出逃自救的经历而反思女性在西藏密宗双身修法中的地位的书籍。
 
空行母--性别、身分定位以及藏传佛教
 
  坎贝尔著 吕艾伦译
 
  ---------------------------
 
  书籍介绍
 
  本书作者为苏格兰哲学家,向往佛教深妙的哲学内涵,进入当年盛行于欧美的藏传佛教密宗,担任卡卢仁波切的翻译工作多年以后,被邀请成为卡卢的空行母(又名佛母、明妃),开始了她在密宗里的实修过程;后来发觉在密宗双身法中的修行,其实无法成佛,也发觉密宗对女性歧视而处处贬抑,并剥夺女性在双身法中担任一半角色时应有的身份定位。当她发觉自己只是修双身法中被喇嘛利用的工具,也发现密宗的父权社会控制女性的本质;于是伤心地离开了卡卢仁波切与密宗,但被恐吓不许讲出她在密宗里的经历与观察,否则将被咒杀死亡。后来她去加拿大定居,十余年后才摆脱这个恐吓阴影,将亲身经历及观察到的事实写下来出版,公诸于世。此书所说具有针对藏传佛教而作学术研究的价值,也使人认清藏传佛教真相的实质,已入、未入藏传佛教者都宜先读为快。
 

本文标签:


鄂公网安备 42138102000156号